西藏 > 阿里 > 丧不丧,看西藏“阿里秘境”之日土县·多玛乡那诡异的一夜!_西藏日土县多玛乡人民政府

丧不丧,看西藏“阿里秘境”之日土县·多玛乡那诡异的一夜!


前述
多年前,繁忙的工作之余,曾翻看过女儿看过的《盗墓笔记》、《鬼吹灯》系列书籍,后来有《盗墓笔记》、《九层妖塔》等电影镜头印象深刻;西藏地区流传久远的神秘英雄“格萨尔”,之前我是一直把他当成历史上的真实人物记忆;而周德东的《禁区左转90度》则把高原、沙漠深处之秘境推向了高潮——
罗布泊“大耳朵”地下的复制人谜团有许多镜头记忆清晰;昆仑山中,环环相扣的无底深洞中有可能是地球秘境通道、链接无底深渊的水域有可能是人魔交界领域、奇异的符号中可能包含有诡异的非人类它方灵魂;一种似透明又发光的小虫厉害,飞行速度快且无轨迹,钻入人体后人即刻于痛苦中焚化消失;喀斯特洞穴、沙漠下的城堡、腐烂墓穴下那惊心动魄的怪异声响,突然出现又无痕消失的各种灵异……
最丧的当时
G219新藏线上,由西藏阿里地区的日土县之最西北向的多玛乡与新疆喀什地区的叶城县相连接。我是在拜访了札达县的古格王朝遗址、感叹大自然的“土林地貌”后、先百度导航迷的路——那几天是我一个人自驾中最孤独、总感觉“前途渺茫”的空洞期、急于想通过新臧线由南疆赶回郑州的“心急火燎”期——后才急忙赶到的西藏最西北端、昆仑山系中。假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2019年4月5日,清明节,星期五。天气还算不错。
参照手写的、纸条状的限速条,在路边休息一会儿,正好看到路边绝壁上的古藏文遗迹(日土岩画遗址),很“正点”地赶到了最接近边境线(及新藏边界)的多玛乡,此时是傍晚7-8点钟,而当地正常是晚9点10分天才黑,与内地有2小时的时差,所以那时候有阳光还少许辉煌。
按计划我没在日土县住宿、直接赶到了多玛乡、因那里比较接近边境线、明天一脚油门就能过界、到达新疆境内低海拔的喀什地区、睡个安稳觉。
多玛乡是离开阿里进入喀什叶城的最后一个乡,按计划穿过玛多乡后需要翻越几个高海拔的“达坂”,然后从5300多的海拔、可能在1-200公里后降到2000左右的海拔、新疆喀什葛尔地区的叶城县。
近多玛乡路口处有一加油站,按习惯——在新疆、西藏出门前无论油箱有油无油都要加满油——先加油。
说是一个乡,感觉多玛乡更像十户八户的“村民小组”。一条不长的主街道,在街道右手边有一家住宿“宾馆”,宾馆的斜对面是一个小学校、感觉中好像有学生在上课,藏式的“客栈”看到1家、藏式茶饮也有一家。因薄木块上的黑体“错别”字与不认识的藏文,我不考虑藏居。距离唯一的主街道有1-2公里处的右手好像在做什么工程。
没有选择地住到了这座一楼卖食品农具五金仓库、二楼“宾馆”住宿的甘肃老乡开的“商务宾馆”,老板年龄估计没有我大,但看起来老成,女儿才出嫁,计划近期带货过来一块做帮手,现在就他一个人。
宾馆没有饭,我在外边由自贡人开的“川渝香”中吃了一份盖浇饭、回锅肉那种、补一补这几天的蛋白质缺失,吃饭中女老板把对面学校里她的儿子接回来了,顺便还进来3位川蜀老乡,应该是另外开饭店的老板吧,喜欢听的川话中我吃的很满足。
宾馆里没水、没法洗,老板怕我晚上冷又给我加了一床被子,实际上房间是标准间,被褥已经是双份了;宾馆里没有卫生间,我感觉应该是没有水的缘故吧,内急大便需走的远一点有公厕,小便了给我一个10公斤的红塑料桶,放门外的走廊里,门没有锁;宾馆里晚11点要停电,老板让我提前把电热毯打开;开水是老板在一楼用煤炉子烧的老式暖瓶热开水。
我想早上在老板的店里买桶泡面香肠零食算早餐,也可以与老板围坐火炉闲聊个天,但老板把话题错开了,老板不想做我这个买卖?
我先把每一天必须完成的自驾旅行日志完成了——这2天确实很孤独与伤感——又把明天的路线里程做了补充,大约11点钟,我睡着了……
实景一睡梦正香甜中,一阵轰隆隆的重型卡车——不是一般的小卡车、绝对是重型卡车、电影中的重型坦克也不为过——压过来,我当时的感觉是深睡中的“地动山摇”、我就像躺在巨型“空穴”之上、很有“坍塌”坠入深不见底的“深渊”中的感觉。当时很瞌睡,这是当时的直觉!
后来想一想,白天路上也没有见到有什么来往的大型机械卡车一类的通过呀,还有明天要过的5000多海拔的“达坂”、咋会有大型机械卡车一类的通过?
诡异二迷迷糊糊中似睡非睡,我忽然听到有“啾~啾”的小飞虫叫声,那声音似远似近、像左偏右、为下却上、清脆空旷……想到以前看到的书籍、电影,我睡意全消。打开手机,凌晨2-3点钟。我试图瞅着一个方位“盯”看、什么都没有看到,谨慎中打开户外强光手电寻找、仍无果,一个人走出房间走廊上“监听/监视”、声音清脆惊心却什么也没有,反倒那叫声在定位跟踪我……于寂静中我忽然对“啾~啾”的小飞虫声有了敬畏:我不做动作、不伤它,它也不会伤我吧?!我“几乎”不做坏事万一它有“神灵”感应、应该也不会伤我的!如此想,我心宽神安,走回床上默默中安睡……
(那诡异的“啾~啾”之声我有苹果手机的音频录音,声声之间的间隔在50-52秒之间……因苹果音频的格式疑问,即使我导出来了,但在别的网页咋也放不出,不知道是不是还需要另外再转换格式)
蹊跷三按照昨晚的计划安排,早7-8钟我按时自然醒,简单的洗漱后跑下楼找老板要热水,而街上所有的铁皮卷闸门都没有打开,我试图敲开老板住宿+售货的店门无果,从虚掩的宾馆门口我又提了一暖壶热水上楼,热不热凉不凉的泡了一碗仅有的泡面,还有炒米、小包鹌鹑蛋、还有绿茶,我对海拔已经适应了,没有不适的感觉,睡好吃好,一天无恙。等到洗好吃饱准备好,天早已大亮,仍没有一个人。我把车点着火,用热风把前挡风玻璃上的“雾冰”吹走。没有几辆车的小镇上一条狗都没有。沿国道G219、实际上更像内地的“乡村公路”、目标是喀什葛尔的叶城县出发了。
后记
战战兢兢中我翻越了这次西藏自驾旅行中5380海拔最高的红土达坂,还有紧接着的松西达坂5248、界山达坂5347,海拔达5218米的“西藏记忆”之“高原医疗服务驿站”……因为4个轮胎中的3个胎压都红灯“报警“变成了2.2、2.3,而之前的胎压一直都在2.7之上,翻越川西几个大雪山、西藏昌都的高海拔雪山时,胎压都涨到了3.2甚至3.3,当时我虽然有害怕,但那时路上人稍多、海拔也就4600-4900。现在是5300且前后几乎不见人车,我虽备有2种应急简易的补轮胎方法,但心里实在没有底。
终于到达过多玛乡后的最后一个边防检查站,我的边防证有“问题”:没有出藏方向是“叶城县”去处/向……小大意终于惹成“大祸”。征询“弥补”却什么方法都不行,即只能转回日土县补办通行证,这是最简单的一种方法。为此,都让我以为我在此遇到了河南老乡的小战士专门走出检查站窗口、面对面“聊”说。近200公里啊,“离下一站很近的新疆边防检查站咋说也不会放你通过的”,男孩安慰我。
自然,返回时几个5200-5300的达坂我又精神高度紧张中走了一遭……
只是路过、还以为很小的多玛乡,当时照的照片很少。回来后很多人问,我却咋也无法、不愿描述给他们,但害怕、惊异、甚至有没有触碰到“神灵”、晦气,我到现在还不知道……

阿里景点评级:
地址:
声明本文由123活动网网友发布,图片/文章可能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动态